老干妈何去何从:陶华碧退股 小儿子李妙行或成新掌门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08 06:26   13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老干妈何去何从:陶华碧退股 小儿子李妙行或成新掌门

  日前,一则关于国内知名辣酱“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携小儿子李辉已于2014年退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老干妈”)持股的消息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该消息同时称目前“老干妈”公司的股权由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和一位名叫李妙行的自然人股东掌控。

  消息出来以后,市场对于李妙行身份的猜测众说纷纭,《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电话联系了陶华碧秘书,表示“李辉与李妙行是同一人,李辉是李妙行的曾用名”。

  作为行业知名度第一的辣酱品牌,“老干妈”此次掌门人易主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目前,公司未来发展战略是否会随之发生改变尚不清楚。除了,《中国经营报》记者也就相关事宜电话联系了“老干妈”公司行政部工作人员。此外亦向公司邮箱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据了解,“老干妈”是陶华碧白手起家创造的品牌,通过近20年的发展,不仅做到了在国内行业知名度第一、销售额第一,同时也远销海外,成为脍炙人口的辣椒调味品品牌。2016年,公司业绩再迎喜报,年度销售额突破45亿元,20年间产值增长超过600倍。

  此次陶华碧悄然退股让这个辣酱王国成为了行业焦点。有相关报道称,此次股权变更之前“老干妈”公司持股情况为:陶华碧占1%,大儿子李贵山持有49%,小儿子李妙行(即李辉)持有50%。

  针对此次股权变更,《中国经营报》记者也查询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目前陶华碧确实不再持有公司任何股份,“股东及出资信息”一栏中仅有李贵山与李妙行的名字。

  关于李妙行的身份,记者发现网上可以查阅的资料几乎没有,因为身份成谜业界称之为“神秘人”。目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称,李辉是李妙行的曾用名,二者为一人。接受采访时指出,公司目前的股权结构为李贵山持股仍然为49%,陶华碧之前1%的股份转让给了小儿子李妙行,李妙行目前的持股比例为51%。对于此次股权变更的原因,表示“这只是家族企业内部的正常交接和传承”,其同时指出陶华碧仍然是“老干妈”公司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目前两个儿子在分工上,李贵山负责销售,李妙行负责生产。

  在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看来,陶华碧此次退出公司股权并不等同于其与公司的运营相脱离,“事实上陶华碧现在可以看作是‘慈禧太后’这样一个角色”。

  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对记者表示,企业股权是家族企业最根本的分配结构。高皓指出家族企业的传承通常分为三个层次,分别为管理权的传承、治理权的传承、股权尤其是控股股权的传承,其表示通常控股股权的传承被当做是家族企业完成传承的标志。

  基于此,从股权层面上看,高皓认为,“老干妈”此次股权的变动可以看出陶华碧对公司传承最重要的一个安排,“她选定的主要人应该是小儿子李辉,除非是有其他的股权重组发生,但通常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目前李妙行除了拥有“老干妈”公司51%的股权外,还是 “老干妈”贵定分公司的负责人以及陶华碧创建的另一公司贵阳南明春梅酿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梅酿造”)的唯一股东。而李妙行成为春梅酿造唯一股东也是在该公司股权发生变动之后的事情,在股东信息中将陶华碧删除,只剩李妙行一人。而且,该公司股权变动的时间与“老干妈”公司股权变动的时间相一致。

  被问及掌门人更替后公司的运行情况以及公司产品的创新情况,该公司行政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运行没有任何变化,“跟以前是一样的”,在产品方面,该工作人员称产品创新确实存在,公司会不断推出新产品。

  朱丹蓬表示,目前“老干妈”的发展一定意义上来说了瓶颈,二代人后期应该着力进行全方位的创新,包括顶层设计的创新、塔腰部分营销策略的创新、塔基部分关于整个产品及整个营销团队的创新等。

  品牌营销专家陈玮表示,未来老干妈最有可能的发展是“神不变而形变”,目前“老干妈”的企业文化、产品烙印都已根深蒂固,未来公司主业肯定不会发生明显变化,但有可能在特色的基础上围绕主营业务进行丰富化、多元化,比如在产品包装上更时尚化、现代化等。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民营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储小平表示,企业“掌门人”之间的传承能否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便是,当企业负责人发生变更之后企业是否依旧可以正常运营甚至取得更好发展,“考虑到陶华碧已经在两三年前便逐步退出,但目前公司业务还算平稳,可以说该公司的传承是比较成功的”。

  储小平同时指出,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这么幸运。“总的来看家族企业的二代人上任后发展情况普遍不是很乐观,两代人之间存在着诸多战略发展、经营的分歧,以及领导风格的差异、人力资源整合的冲突等”。对于家族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教授裴蓉认为,企业家族发挥的作用不同将导致企业朝着两个方向分化。一种情况是家族共享思想比较强,家族内并未过多介入企业管理,或对于管理人员家族介意度不高。另一种情况是家族对家族管理比较看重,或家族历史传承比较浓厚,希望将家族的文化、到企业管理中,这种情况下家族对自己在企业中的影响力要求会比较高。

  对于家族传承的成功率,高皓指出,企业能成功从一代传承到二代的概率不超过30%,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人选择较少以及传承过程与企业的转型升级相叠加等原因,中国的企业传承面临的情况更加严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