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牌人生命人寿:真正“蒙面人”是谁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4-02 21:03   7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举牌人生命人寿:真正“蒙面人”是谁

  在资本丛林里,生命人寿像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最近一年多时间里,生命人寿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

  昔日默默无闻的张峻,在短短数年内异军突起,架构起资产逾千亿的“富德系”版图。而相比他的资本棋局,这些仅仅是开始。

  资本市场不缺长袖善舞的大鳄,也不乏深居潜行的卧龙。生命人寿,则是一个突然杀出的搅局者。

  “见过凶的,没见过这么凶的。”对于生命人寿近期的一系列举动,深圳当地一位私募人士如此感叹。

  幕后操盘者指向神秘潮汕商人张峻。从生命人寿的股东构成看,其股权结构非常分散,公司据此认定“无实际控制人”。但据上证报记者深入调查,张峻通过代理人代持、关联持股非关联化的方式,早已实现了对生命人寿的绝对控股。

  在眼中,张峻神秘低调,几乎从未接受采访。但张峻留给圈内人的印象是“很张扬,背景深厚”。潮商的好勇斗狠、善走捷径等符号化特征,也在张峻盘根错节的资本运作中凸显。

  凭借着强大的资金后盾,生命人寿“多出击”A、H股上市公司,增持金地集团、农产品的所用资金规模已高达约60亿元和24亿元,其所持的佳兆业、中煤能源、首钢资源等个股累计市值近百亿港元

  “人家不打招呼站在门口了,我们又能怎么样呢?作为职业经理人,我们现在主要还是做好分内工作。”日前,金地集团一中层人士对上证报记者无奈表示。

  该人士所称的“人家”便是生命人寿。线日,金地集团再次披露,生命人寿累计持股规模已达8.86亿股,持股比例升至19.81%。即便扣除授权福田投资行使股东表决权的股份,生命人寿拥有的金地集团有表决权股份比例也已达到15%,已取代福田投资坐上第一大股东之位。

  而起源可追溯至2013年1月,生命人寿首度举牌金地集团,当年11月已合计持有7.85%股权,以细微优势超过第一大股东福田投资。不过,福田投资随后拉拢自然人何大江达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增至8.02%,暂时保住了第一大股东。

  此后,生命人寿继续增持“逼宫”福田投资。然而,正当控股权之争愈演愈烈之际,生命人寿“以退为进”,上演了让渡表决权一幕:将所持2.15亿股(占比为4.808%)全权授予福田投资行使股东表决权,期限截至今年6月30日。

  金地集团仅是生命人寿的猎物之一。据查,生命人寿资金大规模入市始于2013年初,首要目标圈定了金地集团和农产品。当月,生命人寿大举“吃进”金地集团2.42亿股、农产品9119万股(包含认购定增股),累计资金达到21.7亿元。

  牛刀小试之后,凭借着强大的资金后盾,生命人寿“多出击”A、H股上市公司,在轰炸式举牌金地集团、农产品的同时,又于下半年借道市场大举建仓佳兆业、中煤能源。

  根据现有的交易数据,生命人寿增持金地集团、农产品的所用资金规模已高达约60亿元和24亿元。其所持的佳兆业、中煤能源、首钢资源等个股累计市值近百亿港元,操盘手法之凶悍由此可见一斑。

  从一系列举牌事件看,保险和讯放心保)“黑马”生命人寿的资本运作并非“临时起意”,而是一盘经过长期谋划的“大棋”。

  据记者了解,在生命人寿等外来者通过二级市场凶悍吸筹之际,金地集团核心高层在前期召开的公司大会上曾给出“十字应对方针”——冷静面对,做好本职工作。“冷静”、“做好”,只言片语之间,金地集团管理层稳定军心的意图十分明显。

  “我觉得吧,对于这件事不要去猜,也许人家(指生命人寿)根本不是那样想的(争夺控股权)。”金地集团上述人士称。

  但这很可能只是一厢情愿。尽管生命人寿一直坚称买入股份是出于对金地集团发展前景的看好,但在上市公司股权极度分散的格局下,生命人寿不计成本地吸筹,仅仅是价值投资这般简单?

  在生命人寿的强攻下,农产品的控股权也危如累卵。截至4月8日,生命人寿所持农产品股权比例已达20%,并放言未来将进一步增持至25%,这与深圳国资控制的29.53%的持股比例已相差无几。而这里面,还未包含生命人寿潜在“同盟”的持股。

  在去年5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农产品修改了公司章程,其中特别:“董事会每年更换和改选的董事人数不得超过总数的1/5;任期届满需换届时,新的董事、监事人数不超过董事会、监事会组数的1/2。”更重要的是,章程还:对于持股达到10%的股东,应及时向上市公司披露其持股情况及后续的增持计划,申请上市公司董事会同意其增持,未经同意就增持公司股份的,不具有提名公司董事、监事候选人的。

  “我有钱,只要法律允许,买你的股票凭啥要经过你同意?”市场人士表示,对生命人寿而言,农产品这样的反制预案显得很是苍白。

  张峻早年以地产起家,对房地产行业具有高度敏锐性,而其重金增持的金地集团、佳兆业均从事地产业务,农产品看似与地产不相关,但却拥有极其庞大的土地资源。生命人寿大举入股,应是看中养老地产、旅游地产细分产业的发展前景

  公开资料显示,生命人寿总部位于深圳,法人为张峻。因股权分散,公司没有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是张峻控制的富德金融投资。

  生命人寿是名副其实的保险业“黑马”。财务资料显示,最近3年,生命人寿规模疾速膨胀,总资产由2011年末的645.8亿元激增至2013年末的1956亿元;净利润由2011年度的1.5亿元攀升至2013年度的57.1亿元。

  一家籍籍无名的险企,在短短1年内豪掷逾百亿砸向证券市场,且出招如此迅捷凶悍,仍令人为之侧目。另一聚焦点是,生命人寿的重点目标金地集团、农产品和佳兆业,也都位于深圳,究竟藏何目的?

  “这就是张峻,就是他的行事风格。”一位对张峻了解颇多的深圳地产界人士如是称。

  他打比方说,“比如,孩子完成一项作业或任务要花费500元购买辅助道具或材料,一些家长可能会要求孩子尽量降低成本,以让他们学会节俭。但张峻可能会给孩子2000元、3000元去购买最好的道具或材料来完成这个任务。”

  记者梳理发现,生命人寿的系列投资,与自然人黄传奇或许密不可分。黄早年曾先后在深圳市水务集团、深圳市机场集团担任董事长,对国资系统知根知底。2010年,黄传奇突然下海投奔佳兆业,随后被委任总裁一职,转道房地产。2012年3月,黄再度跳槽,空降至富德金融投资被委以总经理重任。但不知何故,黄在2013年1月又突然从富德金融离任,另设立了地产公司。但据记者调查,黄传奇只是表面上脱离富德,现仍为张峻效力,在新亚洲事业担任董事长一职。

  业内人士透露,张峻早年以地产起家,对房地产行业具有高度敏锐性,而其重金增持的金地集团、佳兆业均从事地产业务,农产品看似与地产不相关,但却拥有极其庞大的土地资源。

  深圳地产圈多位人士表示,生命人寿大举入股金地集团、佳兆业,应是看中养老地产、旅游地产细分产业的发展前景,进而入股布局。“处于产业协同方面的考虑,开发养老地产的大多是保险公司,而该产业在国内刚刚处于起步阶段。”某资深人士向记者说。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保险公司开办养老地产具备客户导入与产品定位等诸多优势,具有一定的协同作用,向上衔接医疗保险、护理保险和养老保险等产品,同时带动下游的老年护理服务、老年科技产品等产业,能够大大延伸和扩展寿险产业链。

  “作为国内四大房企之一,金地集团专注于深耕一、二线城市且布局均衡,生命人寿若能掌控话语权,双方在地产细分产业展开深度合作也并非不可能。”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相比之下,与生命人寿“结盟”的佳兆业,已将旅游地产作为未来发展方向。佳兆业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与生命人寿联合竞购的大鹏项目,目标就是发展成为滨海旅游、休闲度假、娱乐购物为一体的滨海综合体。

  与之类似,农产品旗下的土地资源也被看好。有券商分析师指出,农产品旗下农批市场和储备项目总计土地面积达1639万平方米,权益面积约908万平方米,公司土地价值被严重低估。“以深圳为代表,农产品的许多农贸市场都在很多城市的核心地段,优越,通过公开市场很难拿到类似的好地块。”业内人士指出。

  需要指出的是,张峻最初入股农产品,乃是通过生命人寿及其他两个马甲豪掷9亿参与定增获取了大股权,双方当初或许曾有过良好合作关系。

  而记者了解到的一个版本是,张峻阵营当初入股农产品,的确是看中了后者的某块土地资源,孰料后期在地块处理上双方产生分歧,生命人寿遂通过二级市场大举增持,由此给上市公司及管理层施压。

  另一个版本则颇有“论”的意味,即从参与定增到后期大比例增持,生命人寿与农产品方面一直存有默契。值得一提的是,张峻与农产品董事长陈少群同为潮汕籍企业家。

  与此同时,生命人寿近年来也大展能源化工产业,其入股中煤能源或是以此为切入口,以期未来能有合作机会。